編者按
  6.9%———國家統計局近日發佈的8月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增速數據,著實讓市場吃了一驚。要知道,月度工業增加值增速上一次跌破7%還是在2008年的11月和12月,而當時正是全球金融危機的恐慌發展到頂點之時。
  不光是這一項,8月宏觀經濟數據中,固定資產投資增速、財政收入和進口總值等也頻潑冷水,讓市場多少有些驚魂未定的感覺。
  誠然,投資放緩、內需低迷確實給當前的經濟帶來了不小的壓力,也正因為此,市場上透露出央行將向五大行釋放5000億元流動性的傳聞昨日引發軒然大波。不過,正如李克強總理上周在夏季達沃斯論壇所指出的那樣,“看中國經濟,不能只看眼前、看局部、看‘單科’,更要看趨勢、看全局、看‘總分’”,在我國經濟增長步入“新常態”之際,如何理解和把握“趨勢”“全局”和“總分”的關係,如何讓經濟增長走得更穩的同時,又能讓經濟運行的質量和效率得到提升,才是我們在壓力下應當要認真反思和領會的要旨。
  新華網評>>
  期待降息是對改革不信任
  認為中國經濟再次來到“十字路口”,預測年終經濟增長目標不達標,期望政府採取降息等強刺激政策的悲觀論調,伴隨著8月份若干經濟數據的公佈再次抬頭。回望過去幾個月,幾乎每個月度和季度的經濟數據公佈後,海內外總有這樣的聲音。這種聲音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現,一方面是他們並未看清中國經濟的“新常態”,一方面也是對中國正在大力推進改革的不信任。
  人民網評>>
  降息不是改革的對立面
  市場期待降息和是否信任改革沒有必然關係。中國經濟“新常態”本身就是尊重經濟發展規律的,在不同階段採取靈活的貨幣政策是普遍共識,是否降息、降準都應該取決於經濟運行的實際情況。未來,在不改變貨幣政策大方向的同時,定向降息或降準的可能性仍然存在。降息不是改革的對立面。定向寬鬆也不等於全面寬鬆,適時引導資金推進產業升級、引導區域均衡發展、拉動消費,有利於擴大改革的成果。
  9月16日,市場傳言,五大行獲得央行5000億元SLF(常備接待便利,是央行於去年創設的一種流動性供給渠道),市場一片歡呼。第二天,事態變得含糊,央行新聞處只是回應“有消息會及時通知”,五大行中亦有三大行新聞官表示“不清楚此事”,另外兩大行未正式回應。此時,一些券商堅持已經發放,而另一些金融機構則持懷疑態度。貨幣政策著眼於調控預期,明確的信息最重要,5000億元如此大的數目,連有和沒有都很含糊,看來央行是下決心要在貨幣政策方面與市場打游擊戰。
  主流媒體火上澆油。新華網9月16日稱,期待降息是對改革的不信任;次日人民網刊登評論稱,降息不是改革的對立面。看來,到底該不該降息,真是個問題。
  央行應該已經動用了貨幣工具。9月16日,債市收盤,市場人士即稱異動,長債品種出現反彈,次日(即昨日)早盤收益率繼續下行,銀行間市場現券收益率全面大幅下行。昨日銀行股早盤大漲,成為當天A股市場的頂梁柱。
  但是,這一傳聞的效果究竟為何令人不安。目前的定向寬鬆舉措違背金融規律,資金如水逐利而行,面向中小企業與三農的定向降準未必能夠準確進入中小企業與三農,常設借貸便利同樣難以起到長期作用,緩解資金饑渴、提高資金使用效率。短期債券收益率表現也印證了這一點,由於最近打新股、季末考核等因素,短期券的收益率上升,價格下降,反映出沒有領央行的情。
  作為一般性工具,SLF不應當替代存款準備金率調整和公開市場操作等傳統貨幣政策工具。既然需要註資,說明銀行急需資金,目前以外匯占款為主的基礎貨幣發放遭遇挑戰,8月金融機構外匯占款-311.47億元,再度負增長。存貸款也在下降,8月末減少4500億元。商業銀行有大量的存款準備金以極低的利率存在央行,無法作用於實體經濟。央行對銀行的法定存款準備金按1.62%、超額準備金按0.75%的利率支付利息,假設現在央行以常設借貸便利向銀行提供短期資金,如果利率高於市場拆借利率呢,又該怎麼辦?
  花旗中國零售銀行研究與投資分析主管邱思甥直言不諱,“央行只公佈了餘額數據,但並未公開具體利率,從數字上看,相比6月SLF餘額的4160億元,9月的3860億元的餘額是減少的,這說明央行給出的利率是高於市場利率的。”央行2013年初創設了常備借貸便利,在銀行體系流動性出現臨時性波動時運用,主要對象為政策性銀行和全國性商業銀行,期限為1~3個月,利率水平根據貨幣政策調控、引導市場利率的需要等綜合確定。如果SLF利率高於市場利率,只能用於投放在貨幣市場和債券市場,而難以用於非標和信貸的投放。說明央行的政策是嚴厲的,目標是銀行的拆借利率與長期債券收益率,保持在央行可以忍受的底線範圍內,避免出現去年6月時銀行之間互借高利貸的情況,至於降息與降準,別奢望了。
  中國金融市場目前最大的威脅是信用凍結,存貸款下行,製造業房地產業人人自危。此時需要的是打破金融市場的凍結狀態,加快市場資金流動,以最堅定的毅力推行實體領域的市場化,推進併購重組,消滅僵屍企業。
  與此同時,政府著力於培養新的經濟增長引擎,即城鎮化與創新產業,這方面的投資熱情並不匱乏。央行明確貨幣穩定不刺激不緊縮、加快改革,對於中國的經濟才是上上之選。  (原標題:降息與降準?一個被傳聞澆滅的爭論)
創作者介紹

水管漏水

wq86wqhhg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